快穿之咸鱼立志翻身 第180章 世外神医×恹恹病人 21

作者:慕小湮书名:快穿之咸鱼立志翻身更新时间:2019/11/08 06:35字数:651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我睡了多久?

  似梦似醒,筱筱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恍惚间,她歪头,打算透过木窗,看一看天色。

  哦。

  天黑了。

  这是在深夜吧。

  好像屋内没有其他人。

  怎么办,有点渴,想喝水。

  水壶搁在木桌上,离床边至少有十五步。

  想要解决口渴的欲望,使得筱筱不得不拖着软弱无力的四肢,一点点向前挪动。

  “啊——”

  根本走不了十五步。

  这才走到第三步,无力的双腿就已经到达支撑极限。筱筱来不及反应,身体已不受控地向前倾斜。

  “小心!”

  听到屋内的尖叫声,守在屋外的司徒长生箭步冲了过来,在筱筱即将摔倒前,一把将她揽在怀里。

  语气里尽是责怪。

  “怎么起来了!你这样子——”

  “我口渴,想喝水。”筱筱还是第一次看见司徒长生生气的模样,一时间只能赶紧服软,“下不为例嘛。”

  “你还想有下次!”

  “不了不了,就这一次。”筱筱半是解释,半是圆场,“我看屋内没有人,就想自己去倒水嘛。”

  万万想不到,就目前的状态,倒水也成了难事。

  我好南啊!

  筱筱终于理解到,医院里病床上的患者们,需要有家属日夜陪伴的原因。

  司徒长生将筱筱扶回床边,转身,端来一杯温水,“喏,喝吧。”

  啊。

  温水入喉,瞬间清醒。

  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谢谢,我好多了。”筱筱冲司徒长生露出笑容。在烛光的衬托里,这样的笑容,莫名让人安心。

  真好。

  司徒长生有些出神。

  不过,下一秒,安心的氛围就被筱筱打破。她用手指戳了戳司徒长生的胳膊,像是在开玩笑。

  “长生,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想听你弹琴。”

  震惊。

  筱筱的想法,让司徒长生震惊万分。“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弹琴的?”

  “猜的。”遇事不决用直觉,筱筱屡试不爽。

  不过,为了给司徒长生更靠谱的解释,筱筱有模有样地补充道,“我是看角落里,放着一张木琴。”

  “应该不是摆设吧?”

  筱筱指了指靠窗的角落,在三层木柜后,不起眼的木琴,正安静地立在那儿。

  像是不愿意被人发现一般。

  筱筱的眼神真是好,司徒长生在心里默默地感叹。“很久没有弹琴,我都生疏了。上一次摸琴,还是前年的事。”

  不会又有故事吧?

  筱筱善于发现盲区。

  只是,在听故事与完成青铜镜的安排之间,肯定还是后者重要。

  “试试嘛。”筱筱摆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催促道,“长这么大,我还没听过木琴的声音呢。”

  “那我试试吧。”

  拗不过筱筱,司徒长生只好同意。

  借着烛光,筱筱清楚地注意到,虽然他说许久未曾碰这张木琴,但木琴表面并无积灰,反而特别干净。

  他肯定经常摆出来吧。

  “想听什么?”指尖划过琴弦,司徒长生的眼里满是柔情。

  这种柔情筱筱见过,就像是自己对待青铜镜的态度。

  舍不得磕着,生怕有一点儿闪失。

  “你会什么呀!”既然不太懂大梁国的乐谱,那这种时候嘛,将难题抛给对方,就是最聪明的选择。

  筱筱“嘿嘿”地笑道。

  “大概都会,你想听什么?”

  哎?

  害。

  难题怎么又抛回来啦!

  那就——

  筱筱动了动脑筋,想出个好办法,“那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好不好!”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好。”

  嘿嘿。

  我就知道!

  有没有其他乐曲不确定,但肯定会有这首的!

  琴声悠扬。

  美妙灵动的琴声从司徒长生的指尖倾泻而出,有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有那么短暂的一刻,筱筱心间荡出涟漪。

  随着琴声深入人心,筱筱的眼前仿佛重现了当年月下独酌的一幕。

  兄弟天各一方,苏轼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什么时候才能共婵娟。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不知怎的,当琴声渐入佳境时,不通五音的筱筱,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了出来。

  像是在为司徒长生助兴,又像是借歌声轻诉自己的心声。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恍惚间,筱筱仿佛看见,琴声里有一只舞动的精灵,舞姿优雅高贵,正踩着节拍,翩翩起舞。

  一曲奏罢。

  “啪啪啪啪——”

  “真好听呀!长生,你学了多久!”筱筱忍不住一边鼓掌,一边赞叹。

  没个五六年的功夫,弹不到这种境界吧。

  “没多久。”

  啊?

  筱筱有些错愕。

  “只学了一年多。”司徒长生一边抚摸琴弦,一边抬眼,向筱筱解释道,“都生疏了,不太流畅。”

  妈呀。

  这太谦虚了吧!

  就这操作、就这水平,如果连这都被称为生疏——

  那还有什么是熟练,什么是精通呢?

  “长生,你……你不是在说笑吧?”

  “没有。”司徒长生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前些年,我化名兰生,参加过一次琴艺比赛,拿过第二名。”

  竟然不是第一!

  “不过,以我刚才的水准,只怕连前十也进不去。”

  太谦虚了!

  这绝对是谦虚过甚。

  “那你为什么不坚持呢?说不定,除了神医的头衔,你还得再多个琴师的尊称。”

  “何必呢。”司徒长生又给筱筱倒来一杯温水,一边督促她喝完,一边补充道,“没太多精力。”

  咦?

  “练琴是需要时间的。”

  “我时间不多。”

  “人啊,只能专心于一件事,筱筱,你明白吗?”

  不明白。

  筱筱在放下水杯的同时,果断摇头。

  显然,筱筱的摇头破坏了屋内原有的气氛。

  司徒长生似准备继续开口,但被她一脸认真的模样逗笑了。“你呀,就是太傻。”

  “喂喂喂,长生,你不可以说我傻。”

  “那我可以说什么?”

  “夸我!快,夸我!不夸我,我就生气,气给你看。”

  筱筱的要求过分吗?

  当然过分。

  只是,没想到,司徒长生收起笑容,一脸认真,“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不是之一。”

  筱筱,你知道吗?

  你啊。

  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