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醉光阴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者:花朝十四书名:卿卿醉光阴更新时间:2019/11/08 06:35字数:538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面对暴躁的要杀人的望舒公主,胥兰姑姑连忙赔笑着上前说道“公主息怒,我家娘娘正让奴婢请你们进去呢。”

  从前在明贤皇后宫里当差那会儿,倒是因为明贤皇后与梅贵妃关系不好,公主长大之后也不怎么来乾宁宫,胥兰一个内室宫女,和公主也没有太多的接触,只知道其身份尊贵,不可招惹。

  今日见时,胥兰骨子里对望舒公主还是十分敬重的,一点儿都不如明妃娘娘一样,压根就没有其他妃子身边奴婢的那份得意自满。

  齐望舒赌气的甩甩手,看都没看胥兰一眼便拉着梁焕卿径直往里走,心里气坏了,她堂堂一位公主,陆绘灵居然敢让她在门外等这么久,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

  齐望舒拉着梁焕卿径直走到正殿,陆绘灵正优雅的坐在上座品茶,见齐望舒和梁焕卿来了,便起身朝齐望舒行礼“公主殿下。”

  陆绘灵如今虽身为后妃,可在后宫中长公主的地位依旧比她高,她见了齐望舒依然需要行礼。

  齐望舒没好气的冷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不看她,故意要让陆绘灵尴尬,可陆绘灵哪里在意这些,转而便看向了梁焕卿。

  可今夕尚且不同往日,梁焕卿微微屈膝朝她行礼“明妃娘娘。”

  陆绘灵看着她们这副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哈哈哈哈哈,以往都是姐妹,如今客气什么,都坐吧。”

  齐望舒和梁焕卿见她这样,也都不跟她客气了“把江依交出来。”

  “江依是谁?”陆绘灵倚靠在座位上,芊芊玉指拿着葡萄细细剥着。

  “你别装了!就是你在御花园抓走的那个婢女。”梁焕卿焦急的说道,“你快把她交出来!”

  “你着什么急呀?”陆绘灵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么久不见了,一进来便对本宫大呼小叫的,认清楚你我现在的身份。”

  梁焕卿刚要冲动着上前,她忍不了陆绘灵如今这副矫揉造作的样子,非要教训她不可。

  齐望舒还算冷静,连忙一把拉住梁焕卿,虽然她也想上前教训陆绘灵,可这毕竟是在明华堂,陆绘灵好歹也是父皇的宠妃,到时候闹得不好,父皇若只听信陆绘灵的一面之词,齐望舒和梁焕卿占不到便宜。

  陆绘灵见了,掩嘴一笑“到底还是望舒公主有教养,这许久未见了,坐下聊聊吧。本宫可想极了你们。”

  齐望舒回过头对梁焕卿小声说道“先别冲动,江依毕竟在她手上,我们且先看看她要说些什么。”

  梁焕卿听了觉得甚之有理,便也一同坐下。

  看着齐望舒和梁焕卿两个人皆黑着脸坐在那儿,如同铁板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陆绘灵不知为何心中莫名的开心“来,胥兰,给二位主子端茶送水果吧,在门外等了那么久,晚膳还没吃吧?”

  “陆绘灵你到底要说什么?!”齐望舒不想再跟她虚以委蛇的交谈,直白的问道。

  “不想说什么,就想问问梁焕卿,王妃好当吗?”陆绘灵看着梁焕卿绾起长发盘在脑后的发髻,身上穿着王妃礼制的华服,眼神中满是漠然。

  “好不好当与你何干,你现在是我父皇的妃子!”齐望舒挡在梁焕卿身前,不让陆绘灵再看她。

  梁焕卿看着陆绘灵,想起了江依曾说起陆绘灵追求齐景钦的事,也想起了平时晚宴上陆绘灵看齐景钦的眼神,满满的全是爱意。

  如果说陆绘灵进宫为妃是为了报复身为靖王妃的梁焕卿的话,那么,梁焕卿自己认为,如果是自己,绝不会因为爱一个人而心生如此深厚的怨恨。

  “有劳娘娘关心,一切都好。”梁焕卿漠然的看着陆绘灵,淡淡的说道。

  陆绘灵最看不惯梁焕卿这副淡然的样子,像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一样,她将手中剥好的葡萄用力扔在桌子上,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汁水后,便起身向梁焕卿走去。

  “你要做什么!”齐望舒也站起身来挡在梁焕卿面前,不许陆绘灵接近她。

  胥兰站在一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明妃娘娘一提到“王妃”便会这么激动,三位都同样尊贵的主子,她一时间也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我做什么?梁焕卿!是你让我变成今天这副模样的!”陆绘灵想起了前几日赵佩瑜来时和自己说的那番话。

  陆绘灵还年轻,可皇帝已然老了,根本活不了多久,那皇帝老了之后,陆绘灵该怎么办呢?她本可以安度一生的,可以相夫教子安度一生,都是梁焕卿,让她心生怨念,一时之间让自己坠入这无尽深渊。

  陆绘灵把她对未来所有的恐惧和埋怨全都怪罪在梁焕卿身上,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亲所赐。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与我有何干系?!”梁焕卿站起身,皱着眉对陆绘灵严肃的说道,“我今日来不是和你争这些的,既然你认为现状不满意,你大可以努力去改变现状,而不是只埋怨别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若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选择这条路?!”陆绘灵笑的凄厉,让人听着好不舒服。

  齐望舒和梁焕卿对视一眼,想来是猜中了陆绘灵入宫的用意,就是因为齐景钦娶了梁焕卿,而后心生怨念想要报复,奈何身份低于梁焕卿,便想着利用自身样貌优势入宫为妃。

  简直是丧心病狂!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么多,把江依交出来。”梁焕卿严肃说道。

  “江依?你说的是今天在御花园的那个丫鬟吗?”陆绘灵转过身背对着她们,笑道“她冲撞本宫,被本宫杖杀了。”

  “陆绘灵!”齐望舒厉声呵斥道,“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了!”

  梁焕卿一听此话,犹如被雷击中一般呆在原地。

  “我现在就去告诉父皇母妃!”齐望舒说着就要往外走。

  眼下陆绘灵说自己杀了江依,这本是梁焕卿的贴身丫鬟,一个后宫妃嫔却随意杖杀,实乃逾越,这种事不能再拖延了。

  “你去啊,皇上此时正忙着处理粮草一事呢,你尽管去吧。”陆绘灵既然敢这么说,可见她丝毫不惧怕。

  齐望舒不管这些,陆绘灵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她必须要去找母妃来做主“焕卿,你且在这儿等会儿,我很快就找母妃过来!”

  齐望舒连忙跑出明华堂,明华堂的宫人也都不拦着,任由公主跑了出去。

  陆绘灵见她出去了也只是淡然笑笑,她如今正在盛宠,况且不过江依一个丫鬟罢了,起不了多大风浪。

  值得笑话的是,齐望舒如今奈何不了她,遇到了事情也只能跑去找梅贵妃来主持公道,简直让她大快人心。

  梁焕卿捏着拳头,浑身颤抖着待在原地,眼睛微微发红,死死的看着陆绘灵,咬牙切齿的说道“江依现在在哪儿?”

  陆绘灵就爱看她这副样子,落魄至极,犹如笼中困兽。

  “她呀。”陆绘灵一个飘然转身坐回原位,拿起方才已经剥好了的葡萄放在嘴里,鲜甜的汁水在唇齿间绽放开来,陆绘灵闭着眼睛享受着,“嗯~今日的葡萄真甜,王妃你尝尝看?”

  说着,陆绘灵就笑着就给梁焕卿递了一个,她的眼神中干净纯洁,装作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明明是施暴者,却满脸无辜的样子,她笑着给梁焕卿递葡萄,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关系很好。

  梁焕卿冷眼看着她,心中却有无名之火熊熊燃烧,江依在别人眼里虽然只是命如草芥的丫鬟,可毕竟与自己朝夕相处了这么久,人总是有感情的,况且江依那么单纯善良,会逗人开心,在她心里,江依在王府已然是除了月白与她最亲近的人了。

  “不吃吗?”陆绘灵笑了笑,一脸惋惜的摇摇头,将葡萄剥好后再放到梁焕卿嘴边,“呐,本宫给你剥好了,尝尝吧。”

  陆绘灵笑魇如花,满脸单纯的笑容。

  反观梁焕卿,面色凝重,浑身戾气,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陆绘灵。

  陆绘灵笑着将葡萄放在梁焕卿嘴边,只消她一低头便能吃到。

  二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梁焕卿的眼神炙热滚烫,像是要把陆绘灵燃烧一样。陆绘灵的双目冰冷无情,似乎眼前的梁焕卿是她时隔多年的杀父仇人,如今就要做个了断。

  整个明华堂正殿气氛极其奇怪,胥兰见气氛不对连忙低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梁焕卿压着嗓子问道。

  梁焕卿实在不明白,从前的陆绘灵为只是嚣张跋扈了些,却没听过她闹出过人命来,大家都是官家小姐,自然是有被娇生惯养的臭毛病,可梁焕卿想不到的是,陆绘灵连杀三人,却还能笑得出来。

  “本宫为何笑不出来?”陆绘灵嘴角扯起一抹讥笑,反问道,“倒是你,这么久一点儿长进都没有,那个叫江依的丫头跟了你,死了也是活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